连赚三个涨停!上市公司监事“内幕交易” 结果

K图 600210_0

  再现上市公司管理人员内幕交易自家股票的情形。近日证监会天津监管局披露的一则行政处罚决定书,让这起内幕交易案的细节浮出水面。

  简单来讲就是,时任三方存管账户转账,三笔资金合计160万元。

  到账后即被吴某光转入其证券资金账户,立即买入“紫江企业”。2月17日至19日合计买入43.97万股,成交金额159.83万元。2月25日“吴某光”证券账户卖出全部“紫江企业”61.1万股、卖出成交金额304.28万元,其中包含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买入的上述43.97万股,该部分股票对应的获利为58.79万元(扣除税费后)。

  数据显示,2月17日至25日,紫江企业期间累计涨幅超44%,并连收三个涨停板。这也就意味着,7个交易日内,两人通过内幕交易紫江企业,大赚近59万元。

图片

  2020年3月2日至3月3日,吴某光将“吴某光”证券账户内的215.78万元转出至其”“乐凯新材”,随后即买入“紫江企业”。在此期间,合计买入“紫江企业”17.13万股,成交金额62.73万元。

  2月25日“吴某光”证券账户卖出全部“紫江企业”61.1万股、卖出成交金额304.28万元,其中包含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买入的上述17.13万股,该部分股票对应的获利为22.44万元(扣除税费后)。

  经查,“吴某光”证券账户上述交易“紫江企业”股票明显异常,与内幕信息高度吻合。一是陈虎、吴某光联络接触时间、资金变化时间、交易时间与内幕信息变化、公开时间基本一致。2月17日两人微信语音通话后,17日至20日“吴某光”证券账户连续卖出“平安银行”“乐凯新材”,卖出后即买入“紫江企业”。

  二是买入“紫江企业”股票明显与平时交易习惯不同。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吴某光”证券账户存在连续卖出其他股票筹集资金,单项买入“紫江企业”股票,交易金额与内幕信息敏感期前相比明显放大。

  综上,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吴某光与内幕信息知情人陈虎存在微信联络,交易行为明显异常,交易活动与内幕信息高度吻合,且吴某光不能作出合理说明。

  天津监管局认为,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陈虎、吴某光共同交易及吴荣某交易“紫江企业”股票的行为,违反了相关规定,构成内幕交易行为。

  两位当事人提出申辩意见

  天津监管局对此均未予采纳

  当事人陈虎在其申辩材料中提出,一是认定其知悉内幕信息的时间不准确;二是结合微信记录上下文,其与吴某光的联系是正常合理可解释的,不存在异常;三是其与吴某光大额资金划转是正常的资金借贷;四是违法所得计算标准和方式不明晰,处罚数额不准确且过重。综上,请求免除或减轻、从轻处罚。

  当事人吴某光在其申辩材料中提出,一是其基于本人工作、专业经验以及公开市场信息推断出紫江新材料分拆上市存在可能性和可行性;二是“吴某光”证券账户交易“紫江企业”股票行为并不异常,符合其日常投资经验和交易逻辑,与内幕信息并非高度吻合,且当时其融资融券账户持有股票市值约1300万,存在800多万元净金额,其交易“紫江企业”股票资金占其本人可投资金额的比例较小;三是其与陈虎大额资金划转是正常的资金借贷;四是违法所得计算标准不准确且处罚过重。综上,请求免除或减轻、从轻处罚。

  经复核,天津监管局对陈虎、吴某光的申辩意见不予采纳。

  最终,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依据相关规定,证监会天津监管局拟决定:

  一、对陈虎、吴某光共同内幕交易行为,没收陈虎、吴某光违法所得58.79万元,对陈虎处以158.74万元罚款,对吴某光处以17.64万元罚款;

  二、对吴某光内幕交易行为,没收吴某光违法所得22.44万元,并处以22.44万元罚款。

  当事人已辞任公司监事职务

  2020年7月2日,紫江企业曾发布公告称,公司监事陈虎因个人工作变动原因申请辞去公司监事职务,辞职后讲不再在公司担任该职务。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