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10月降息前景扑朔迷离 或将重新扩表但距重启QE尚远

摘要

【美联储10月降息前景扑朔迷离 或将重新扩表但距重启QE尚远】美联储9月的“鹰派降息”令美联储未来的降息步调越发扑朔迷离。同时,市场还开始关注美联储会否在10月议息会议中重启扩表。(第一财经)

  美联储9月的“鹰派降息”令美联储未来的降息步调越发扑朔迷离。

  而9月议息前后突发的货币市场流动性短缺也令市场在猜测美联储是否以及何时再次降息之余,开始关注美联储会否在10月议息会议中重启扩表。

  降息前景扑朔迷离

  9月议息会议中,美联储以7票赞成、3票反对的投票结果推行了今年的第2次降息,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降至1.75%~2.00%。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称,降息是一种“预防性措施”。他没有排除未来继续降息的可能,但其言论并不像市场原先希望的那么鸽派。

  9月会议纪要同时显示,美联储内部对进一步降息产生分歧。从美联储官员在9月议息会议后的一系列讲话中更不难发现,美联储内部关于年内降息前景的分歧越发扩大。

  “大鸽派”圣路易斯联邦储备银行行长布拉德表示,美联储未来可能会选择采取更多宽松政策,支持今年再度降息25个基点,但同时也表示降息是保险性的、是可逆转的。

  美联储副主席克拉里达也表示,未来几个月决策时会考虑经济下行风险。“经济状况良好,但在经济扩张的第11年,也存在一些风险。”他称,“就全球增长而言,情况正变得越来越糟”。美联储内部的辩论在很大程度上归结为,美国能否承受全球经济放缓的冲击。

  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亦称,美国制造业“已经出现衰退”,整体经济增长料将在“近期内”放缓,美联储可能需要进一步降息以抵消风险。

  而波士顿联储主席罗森格伦则认为,经济似乎已经度过了外国增长放缓的影响,“在劳动力市场已经吃紧、风险进一步推高风险资产价格、鼓励家庭和企业过度举债的情况下,不需要额外的货币刺激。”同样认为无需再降息的还有芝加哥联储主席埃文斯。他称,因为最近两次降息足以使通胀率升至美联储的2%目标之上。

  达拉斯联储主席卡普兰预计今年不会再降息,明年会再降息一次,但持开放态度。

  而利率期货市场预期美联储今年至少还将再降息1次。本周最新公布的不及预期的经济数据也令市场对美联储进一步降息的预期重新升温。

  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SM)周二公布的9月ISM制造业活动指数从49.1下降至47.8,低于市场平均预期的50.2,并为2009年6月金融危机结束以来的最低值。

  周四公布的美国9月ISM非制造业PMI为52.6,亦创2016年8月以来新低,预期为55。

  据芝商所(CME)“美联储观察”工具,截至10月3日晚间,市场预期美联储10月降息25个基点至1.50%~1.75%的概率为78%,维持当前利率的概率为22%;12月降息25个基点至1.50%~1.75%的概率为50.7%,降息50个基点的概率为38%,维持当前利率的概率为11.3%。

  同时,旧金山联储近期的研究报告显示,市场对利率最终降至零的预期上升,认为短期利率在三年内回落至下限零的可能性约为四分之一。

  中金宏观分析师张梦云预测,美联储今年4季度将再度降息1次,降息25个基点。

  荷兰国际集团(ING)首席经济学家奈特利(James Knightley)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分析称,对于美联储来说,现有的经济环境令他们似乎不愿默许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市场对大幅降息的预期和要求。

  “美联储9月会在降息后选择继续耐心等待,观察经济数据的变化。商贸将成为政策的重要考量,如果经济前景依然无法改观,制造业的疲软将会在美国经济的其他领域蔓延,预计年内美联储还将在12月再降息一次。”奈特利称。

  太平洋资产管理(PIMCO)的经济学家怀丁(Tiffany Wilding)认为,美联储的分歧会随着经济衰退消失。

  她分析称,根据过去的信息,成员似乎不同意进一步降低利率的相对成本和收益。实际上,在温和通胀和放松政策的空间有限的情况下,一些人认为面对经济疲软和政策不确定性的明显信号,需要采取更为先发制人的方法来缓解金融状况。然而,其他人认为近期经济增长放缓与先前对部分降温的预测一致,因为去年财政刺激措施的积极影响消退,劳动力市场接近稳定水平。这些成员也认为金融稳定风险足以令人担忧。